这些案例当中,很多当事人都称自己被注册了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公司。广西的莫先生称自己被冒名注册了130多家公司,即便每次起诉都能胜诉,按照每个官司三个月来计算,也要花上十几、二十年。

万家基金前固定收益总监、基金经理邹昱就曾在南京银行从事固定收益研究工作。不过,2013年,其因涉嫌违规代持养券被监管机构调查。